周温竹

这里是一只想要成为大大的蠢萌写手汪
欢迎勾搭汪

戳不死的气泡儿:

是生物课上一个沙雕脑洞。
想了想还是把它放过来,也许以后会开始产粮吧……【大概】等我学会板绘。
目前已经构思了一篇绿蓝同人,是长篇,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OTZ 自己都要被自己急死了
这里气泡~不过你想叫啥就叫啥吧,微博也是这个ID。欢迎勾搭!找我玩儿呀~找我玩儿呀~【碎碎念】

悄咪咪的 @Dasiv
emmmm应该说是原作还是人设
算了
开头先赞美一波大大
大大笔下的双花有那么好
团子乐乐有辣么可爱

上课偷偷摸摸画的
明天还要擦掉
纪念一下
我乐有那么可爱

最上面一个是临摹的霸图食堂卡套上的乐乐
下面三个是我控制不住手画的
薯片,关东煮和汉堡
下次要再吃了些什么感觉还可以再画
真的团子乐有那么可爱

【阴阳师】青行灯的白物语『下』

【阴阳师】青行灯的白物语

•青行灯x妖刀姬
•我们坐在高高的骨灰上面,听青行灯小姐姐讲那从前的故事
•ooc属于我,ssr属于我们大家

——————————————

第九十八天。

“今天又来了吗?已经是第九十八个故事了呢。”

“嗯。”妖刀姬说着,走到青行灯身边坐下,踢掉鞋子,就着廊沿晃起脚来。

“今天想听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不,听了你那么多个故事,今天我想自己讲一个。”

青行灯听了,微微低下头,开始细细品着杯中的茶。

妖刀姬开口了:

“从前有一个女孩,她和其他平凡的女孩一样,幸福快乐地和家人生活着。

直到有一天,一支嗜血的流寇流亡到了她的村子。

邪恶的寇盗将村子里的人肆意玩弄,他们抢走了每家每户的钱粮和值钱的东西,强占了村里最好的房子,还强迫村里所有的女子去侍奉他们。

只要有反抗的人出现,他们就会当着全村人的面一刀一刀在那人身上划过,直到流血而死。

女孩的母亲略有姿色,那群败类看上了女孩的母亲,她的父亲为了保护自己的爱人,奋起反抗,然后被折磨至死。女孩的母亲也不堪受辱而死。

女孩一下子失去了最重要的两个亲人,可她不能哭,也不能反抗,她要保护自己,她要活下去。

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少,粮食也快被挥霍光了。寇盗们准备离开这个村庄。

可他们却不让村子里的人好过,他们要在走之前,杀光村子里的人。

女孩没有办法,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要保护自己,保护想保护的人。

也许是她的愿望太过强烈,她在村外发现了一把长刀,那刀呼唤着她:

‘杀了他们,杀了那群畜生!’

女孩捡起了刀,刀中的仇恨与她的仇恨一同,支配了她。

她杀光了所有的流寇,村子里剩下的人得救了。

可那些活下来的人却拿着武器指着女孩。

‘请你离开我们的村子!’

女孩被逼走了,她带着她的刀走了。

每当有要伤害女孩的存在,女孩就克制不住刀中的杀戮之意。

女孩所到之处,总是伴着鲜血。

再也没有地方肯收留女孩。

女孩带着刀走了很久,就到她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再有人喊出她的名字。

女孩只是想保护自己,保护想保护的人,却成为了他人眼中的‘危险’。

女孩还是成了孤身一人。

直到有一天,女孩敲开了一扇挂着两盏行灯的宅门。

宅子里坐着一个青衣女子,女子给她讲了九十七个故事。

她觉得,自己又找到了栖身之所。

但是,美好的日子在两天后又将结束。

这个故事就到这里。”

妖刀姬没等青行灯说话,就走出了宅子。

——————————————

第九十九天。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今天是第九十九个故事了哟。”

“嗯。”妖刀姬破天荒地将头靠在了青行灯身上。

“吭吭,”青行灯像九十九天前一样清了清嗓子。

“从前有一个大妖,她很强,她能吸走别人的灵魂。

她喜欢听故事,也喜欢讲故事,但因为某些原因,她不再讲,也不再听。

有一天,有一个带着长刀的女孩踏进了她的宅子,她的宅子已经很多年没有人也没有妖拜访过了。

看着那个找人说话的女孩,她又想讲故事了,她在心里发誓,这次只讲九十九个故事。

可她慢慢觉得离不开这个女孩,女孩没有表情的脸,少有起伏的语言和偶尔会做出的可爱的举动,都刻在了她的心里。

终于,她在第九十七天讲出了自己的故事,她在期盼着女孩向她分享女孩自己的故事,也给最后的道别留下了时间。

第九十八天,女孩讲了她自己的故事。

然后,第九十九天到了。

看着再一次来到宅子里的女孩,她做了一个决定——她想和女孩一直一直生活下去。”

青行灯停了下来。

“这个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吗?”已经枕在青行灯腿上的妖刀姬开口问。

“没有哦,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也不会结束。那样,分别的时刻就永远不会来临。所以,你愿意继续和我生活下去吗?”

“你觉得呢?”

青行灯轻抚妖刀姬的头,枕在青行灯腿上的妖刀姬缓缓安睡。

——————————————

第九十九天过去了,第一百天已经来到。

青衣女子不再捧着茶杯讲故事,少女也不会再敲响宅门。

她俩在共同写着生命余下的故事。

——————————————

第一百零一天的朝阳,升起了。

——————————————

汪唧
妖刀姬小姐姐的故事也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就是撞了天邪F4了

——————————————

“白物语”的“白”取得是一百少一的意思汪

——————————————

照例祝点赞和评论的小天使都能抽到ssr
这里是雀之灵的周温竹
欢迎勾搭汪

2017.1.20

【阴阳师】青行灯的白物语『上』

【阴阳师】青行灯的白物语

•青行灯x妖刀姬
•我们坐在高高的骨灰上面,听青行灯小姐姐讲那从前的故事
•ooc属于我,ssr属于我们大家

——————————————

在一座寂静的山中,有一座小宅,宅子门前挂着两盏行灯。

“咚、咚。”一位拖着刀的少女敲响了宅门,“有人吗?”

“呀吱——”少女推开了门,“听说,这里有一个喜欢讲故事和听故事的大妖。”

“找我何事?”廊下,一位喝着茶的女子答到,“我这已经好几百年没有过人来了。”

“我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

“我可不是人,想找人说话为何不到山下的村子去。”

“我不能靠近他们……”

“不能,而不是不想吗?”喝着茶的青衣女子抬起了头,“你那把刀,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呢。”

少女没有说话。

“来吧,坐下吧。”青衣女子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若不介意的话,叫我青行灯就好,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走过去坐下,然后喃喃地说:“别人都叫我妖刀姬。”

“你不愿说出自己的名字是吗?”青行灯递给了妖刀姬一杯茶,“算了,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

妖刀姬微微点了点头。

“吭吭,”青行灯清了清嗓子,开始讲故事,“从前……”

……

“这个故事就到这里。”青行灯喝完了杯中的茶。

“故事很好听。”

“明天再来吧,明天还会有新故事。”

妖刀姬放下了杯子,拖着刀走出了宅院。

——————————————

第二天。

“咚、咚。”又是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吧,今天的故事可有意思了。”青行灯和昨日一样捧着茶杯坐在廊下。

妖刀姬走进来,她们并肩而坐。

“从前……”青行灯的故事又开始了。

——————————————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每天,妖刀姬都准时出现在宅子门前。

每天,青行灯都给妖刀姬讲一个故事。

时光,就这样悄然流逝。

——————————————

第九十七天。

“你又来了啊。”

“嗯。”

“今天想给你讲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妖刀姬捧了茶杯,坐在青行灯身边,这是她们用九十六天养成的默契。

青行灯开口了:

“从前啊,有一个妖怪,她喜欢给人讲故事,也喜欢听人讲故事。

可是大家都害怕她,因为她是一个妖怪,大家都躲着她。

她只好每天窝在有孩子的人家的窗下,偷听母亲给孩子们讲睡前故事。

她就这样一家一家听过去,她积攒了很多很多的故事。

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了,她想给村子里的孩子们讲故事。

她化身成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打着无家可归的名头住进了村子。

因为她看起来十分美丽,孩子们都围着她打转。

她就趁机给孩子们讲故事,她选的她知道的所有的故事中最有趣的,又用尽心血的把故事讲得打动人心。

在她讲第一百个故事之前,她记得有一个小女孩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大姐姐,你又好看又会讲故事,你是我见过的最棒的最漂亮的大姐姐。’

她觉得,这是她漫长妖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可是,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她已经不记得在第一百个故事讲完后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当她恢复意识时——

所有听过她讲故事的孩子全部都死了。

死去的孩子还来不及闭上眼睛,他们瘫在地上,就像没有灵魂的躯壳一样。

那个夸过她的女孩子还趴在她的膝盖上。

可她的双眼再也不会眨动。

村子里的大人回来了,母亲们尖叫着扑向自己的孩子。

‘那个女的是妖怪!是妖怪!她杀死了我们的孩子!’女人们叫喊着。

人们拿起锄头,拾起石子,向她砍去,砸去。

她逃走了。

村子里有人去请了阴阳师,他们燃起百盏行灯,讲着故事召唤她出现。

她受到了召唤而去,她又吸走了那里所有人的灵魂。

后来,她常常点起百盏行灯,引诱人们跟她讲故事,再把他们的灵魂吸走。

她吸了越来越多的人的灵魂,她变得越来越强大。

直到一天,一个迷路的女孩不小心走入了她的地盘。

她本想吸走那女孩的灵魂。

但那个女孩望着她说:“大姐姐,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大姐姐。”

她给女孩指出了下山的路。

她不再讲故事,也不再听故事。”

“这是你的……”妖刀姬开口。

“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明天再来吧。”青行灯打断了她。

妖刀姬只好拖着刀离开了。

——————————————

青行灯的故事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纯属撞了盗墓小鬼

——————————————

题目是“白物语”
不是错字!不是错字!不是错字!
具体解释见『下』
『下』请戳头像汪

——————————————

最后祝点赞和评论的小天使都能抽到ssr
这里是雀之灵的周温竹
欢迎勾搭汪

2017.1.20

【阴阳师】平安京事务所(2)

【阴阳师】平安京事务所
•现代paro
•腐向cp居多
•依旧没有出现的崽崽
•不好意思打tag系列
•ooc属于我,ssr属于我们大家

——————————————

次日晚,5点。

事务所里的女妖们早早地开始为即将为了“大义”牺牲的大天狗梳妆打扮。

青行灯拿出了珍藏已久的海蓝缎面礼裙,阎魔拿出来一整套化妆品,几个小一点的姑娘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一顶金色的假发。

直到快7点,大天狗才被从房里放出来。

一出房门,大天狗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看热闹的茨木。

“咦?额,这位小姐,你有看到大天狗吗?”

“诶,这位小姐你脸怎么那么黑呀?”

“诶,这位小姐你怎么打我啊?”

“诶,这位小姐你怎么会羽刃暴……”

给大天狗打扮的几个人一出来,看到的就是穿着礼裙的大天狗追着茨木打。

“是谁把茨木的心眼六件套给卸下来的。”

片刻,追赶着的两人停了下来。

这下外面等待着的其他人才有机会看清我们被精心打理了一番的大天狗——
长长的裙摆刚刚好触到地面,微蓬的裙体很好地弥补了不够丰满的身材。颈上一条同样为海蓝色的丝巾巧妙地遮住喉结,又衬得锁骨更加迷人。假发的发尾略过肩膀,发尾微微内扣,额前几缕碎发被一朵头花压在右耳上。脸部到没有过分妆点,只略施粉黛让其看起来更加柔和。

变装后的大天狗大人,现在应该叫大天狗小姐,看上去既清冷,又有几分诱人。

“狗子啊,你这样要是还勾引不到妖狐,我管你叫爸爸。”源博雅拍了拍大天狗的肩。

晴明从院外走进来:“好了,差不多是时候出发了,椒图连线准备,蝴蝶精、桃花妖医疗准备,其他部门继续待命。”

“是!”

青行灯上前给大天狗披上一件白色的皮草披肩:“这披肩可以伪装妖气,记得不要脱下来。”

大天狗面无表情地接受了青行灯的好意,然后摸出自己的天狗面具带着脸上。
“你带这个做什么?”

“不是假面舞会吗?”

“你还真这么想要我叫你爸爸啊。”被青行灯和大天狗的交谈吸引过来的源博雅泪流满面。

童女和跳跳妹妹两个小家伙这时凑上前来,递给大天狗一个亮晶晶的面具。

“这是我们俩下午做的,希望能够派上用场。”

大天狗坐上了停在门前的豪华轿车。

车子很快驶出静谧的小巷,融入车水马龙中。

——————————————

不一会车就到了目的地——鱼溪大酒店。

酒店前的停车坪已停放了不少价格昂贵的车,在酒店服务生的引导下,不少穿着礼服的人三三两两踏着红地毯走进了舞会的会场。

大天狗深吸几口气,强压下心里想甩手不干的想法。

“这里是大天狗,收到请回复。”

“这里是椒图,已收到,连接良好。请在进入会场后,每30分钟确定一次连线。下面是目标特征,目标特征:白发,狐狸面具。”

大天狗带上面具,下了车,走进了会场。

“妖狐,希望你不要是一个让我失望的对手。”

tbc.

———————————————

照例的唧唧歪歪时间
不让我唠嗑会死系列
话说产粮真的出式神
在发完第一章以后
我又抽到了两个崽
为什么要说“又”呢
因为我的大崽
已经升4了
大天狗有本事放着我们崽崽带着两个孩子,你有本事出来啊(x

——————————————

还有跟我一起肝阴阳师的小伙伴
他出姑姑皮肤了
而我连姑姑都还没有
连姑姑毛都没有
看文的小伙伴
你们有姑姑皮肤吗?

——————————————

前文见tag汪
祝点赞和评论的小天使们都能出ssr和姑姑皮肤汪

【阴阳师】平安京事务所(1)

【阴阳师】平安京事务所
•现代paro
•腐向cp居多
•一句话酒茨
•没有出场的崽崽
•ooc属于我,ssr属于我们大家(。・ω・。)ノ♡

是夜,静谧,却又不静谧。

在充满喧嚣的城市里,处处闪耀着霓虹灯的光彩,灯红酒绿,好不热闹。
但却有一条幽深的小巷,与这繁华格格不入。

在这条幽深的小巷里,坐落着一座大宅。
小巷里是出人意料的寂静,明晃晃的月亮挂在天上,巷子里却没有月光也没有影子。只有那座和风大宅里灯火通明。

院子里有一棵高大的古树,树下三三两两的坐着一些人,确切地来说,应该是妖怪。
他们有的坐在那里聊天,有的在嬉笑追赶。
大宅的主屋里也坐着一些妖怪,还有几个人。他们的气氛和外面那些显然不同,好像是在聊什么重要的事。

这座大宅的门上挂着一块门匾——平安京事务所。

————————————————

主屋内
“狗子啊,看在咱俩这么好的交情上,你就答应了吧。”这个说着话的黑发男子是源博雅。

“不。”大天狗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大天狗大人,你这样让我们很难办啊。”八百比丘尼一边说着一边从外面走进来,“最新传来的消息,又一个少女失踪了,就在两小时前,差不多8点的时候,那女孩下楼拿同学不小心带走了的作业本,在楼梯间失踪了。”

跟八百比丘尼一起进来的神乐接着话头讲了下去:“那女孩的父母是看着女孩下楼的,而那个同学是在楼梯口等她。那女孩家就住在2楼,女孩的父母一直看着女孩拐到下一层,但是奇怪的是,在楼下等着的同学根本没有看到女孩。”

“两边都看不到的地方只有那么几级楼梯,就算有人在那里埋伏好了,也不可能混过视线逃走。”八百比丘尼继续说到。

一直在一旁安静听着的安倍晴明说话了:“那么基本可以确定这件事和之前17起事件一样是妖怪犯下的了吧。”

“嗯,这次的现场也发现了少量的妖力残余。”神乐答。

“事态已经很严重了,大天狗大人,已经有18个少女失踪了,”晴明开口,“这次事件的危险级别已经达到sr级,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去接近嫌疑犯。”

“说的好听,什么接近,实际上是色诱吧,穿女装色诱这种书我做不到。又不是没有ssr级别的女妖。”

“色诱这种危险的事情,况且对方还是个专拐少女的变态,让女孩子去好吗?”

很有道理,但总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而且你真的觉得她们能算柔软的少女?

大天狗继续努力推脱:“酒吞和茨木呢?”

“他俩最近领了个娃,好像叫夜叉吧,正处在中二期,两人好好教育去了。”

脱团狗真了不起,大天狗内心点起了火把。
“不是还有吗?”大天狗垂死挣扎。

“还有一个是两面佛,你确定让他扮女装?”

大天狗,完败。

其实扮女装这事,纯粹起于八百比丘尼和神乐的恶趣味,但没想到大天狗真答应了。

晴明在大天狗面前放下一册资料:“明天晚上8点,鱼溪大酒店有一场上层名流的假面舞会,据说他会出现在那里,这是他的资料。”

“他的名字,叫妖狐。”

tbc.

——————————————

深夜暗搓搓的发文
这里是文笔差智商低新人写手竹子
夜叉梗来自在空间里面看到的综合大家对夜叉的评论:
夜叉是酒茨在中二期的儿子,师傅是不靠谱的妖狐和大天狗,还盲目崇拜一目连。
争取后面两点也写出来

——————————————

顺便提前解释一下
现在事务所里面只有一部分式神
剩下的会在后面的剧情中出现汪

——————————————

点赞和评论的都能抽到ssr(ಡωಡ)
(其实并不会)

2017.1.2

【双花】圣诞欢歌

圣诞欢歌
•双花同居设定
12月25日 圣诞节 早晨10点
“嗯——”刚睡醒的张佳乐伸着懒腰。
突然,他感觉到脚上蹭到了一个毛刺刺的东西,蹭起来还挺舒服的。
于是张佳乐又在上面蹭了好几下。
孙哲平开口了:“张佳乐。”
“嗯?”
“你敢不敢把你的脚从我头上拿开。”
“别开玩笑了,我又没有折起来,脚怎么可能够到你的头。”
“你好意思说,你自己起来看看。”
张佳乐卷着被子坐起一看,发现自己整个人来了个180度大旋转。
准确的说,现在张佳乐的脑袋在床尾,而脚,在床头。
“好了,张佳乐,不是说好今天出去逛逛的呢?还不起来?”
“外面好冷。”张佳乐不情不愿地开始挣扎。
孙哲平把张佳乐要穿的衣服一件件在肚皮上捂暖和了递给张佳乐。
“冷你也不能不起来不是?”
自孙哲平和张佳乐同居以来,孙哲平觉得自己正在飞速往老妈子方向发展。
终于张佳乐把出门前的准备都做好了,而时间也到了中午。
“耳罩拿上了吗?”孙哲平一边理着张佳乐的围巾一边单手锁门一边说到。
“恩”
“口罩呢?”
“恩”
“除了恩还能说点别的吗?”
“恩”
“张佳乐。”孙哲平声音一厉。
“怎么!”张佳乐一惊,手中的手机“啪”的一声摔在张佳乐膝盖上。
“难得出次门别老抱着手机。”
“不不不大孙你看,黄烦烦居然发QQ来秀恩爱,啧啧啧啧。”张佳乐一脸的瞧不起。
“这有什么,咱等会给他百花式地秀回去。”
走在街上,张佳乐一边抱着一大堆小吃不停的嚼着,一边对孙哲平说吧:“诶大孙这过节就是不错啊,街上吃的比平时多多了。”
“吃东西的时候别说话。”
“啧,孙哲平,你咋个跟张新杰一样了。”说着张佳乐飞速咽下嘴里的东西。
“诶大孙我跟你讲啊,我原来在家的时候,每年圣诞节我妈都给我塞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袜子里。”
“有些啥?”
“打磨好的小石子啊,钥匙扣啊,有一年还给我塞了张游戏卡。”
“挺正常的啊。”
“关键是她塞进的是我穿脚上的袜子里啊!”
“……”
“孙哲平,别以为我没看见你笑了,来来来,你也说件事让乐爷我乐呵乐呵。”
“我们家不过圣诞”孙哲平开始回忆,“我们家老爷子说我们中国人干嘛过什么洋节。”
“那你现在还跟我出来逛?”
“我这是在过中国自产的情人节。”
中国人有把一切节日过成情人节和烧烤节的天赋。
时光转眼到了夜里,冬天天黑得早,还只是8点,天就已经涂上了浓得化不开的墨。
购物广场上,巨大的圣诞树闪着灯光,树下是三三两两走过的人们。
“嘿大孙,许愿吗?”
“你觉得这样许愿灵验?”
“总比不许好啊!”
于是张佳乐拉着孙哲平站在树下,双手合十许起愿来。
这时一道明亮的光从张佳乐脸上划过。
张佳乐睁开眼。
“大孙!你看!烟花!”
“你说啥?”
“别闹这烟花挺远的,哪有啥听不见的。”
“哟那你还喊那么大声?”
两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大孙你许了什么愿啊?”
“许愿你新的一年运气好一点咯。”
“靠,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那你还问。”
……
天上是烟花在盛放,圣诞树旁盛放着的,是百花。
是夜,静谧。
已经过了12点,街上的小摊小贩都收起了东西准备回家。
孙哲平背着玩得睡着了的张佳乐走在回家路上。
“平时吃这么多怎么还这么瘦。”孙哲平掂量着张佳乐。
到了家,孙哲平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12点。
孙哲平把张佳乐放在床上,看着因睡去而显得乖巧不少的张佳乐的脸庞。
“合着今天都还没和你说一声圣诞快乐,哦不,情人节快乐。”
孙哲平躺进被子里,摁开床头的小灯,又用手圈住张佳乐,在张佳乐的唇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忘记了祝福没关系,
因为有你在的每一天,
对我来说都是情人节。

————————————————————————
一份迟到了1个小时的双花圣诞礼物
结尾强行为迟到找理由
其实迟到的真正原因
是因为圣诞老人住的地方和我们这是有时差的
在芬兰现在还是圣诞节
——一个明明住在国内却按芬兰时间过的蜜汁写手
————————————————————————
结尾小剧场:
我:圣诞老人圣诞老人,为什么你送圣诞礼物迟到了啊。
圣诞老人:你们中国这地儿堵车啊。
————————————————————————
在唠嗑下去结尾废话要比正文长了汪
圣诞节都过完了也没什么好祝福的汪
提前祝大家元旦快乐吧汪
这里是一只话唠人蠢好勾搭的写手竹子
欢迎大家来勾搭我汪
来勾搭我的小伙伴我让你点梗汪
2016.12.26

告诉你我有多喜欢你

我喜欢你

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

也许不能算是喜欢

只是淡淡的好感和钦佩

但是在我心里你仍旧十分重要

你身上有很多缺点

我知道

但我并不觉得有什么

毕竟人因为缺点而完美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吧

闺密们总是说你是个人渣

说你喜欢沾花惹草

我不介意

如果你喜欢这样

就这样吧

为了你

我经常哭泣

但又不是因你而哭

我哭的事自己的懦弱

连这点小事都要感到难过

我们彼此都不坦率

一见面就会拌嘴

但我觉得吵吵闹闹也是一种美好

但不知为何

当我们通过手机互相发短息时

能够用最甜蜜的话来表达

你很受异性欢迎

记得那次

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还包括我

在我们班门口向你表白了

我已不记得你回答了什么

只是记得她找到了我

她对我说的每句话

都有你的存在

而你对我说

不要我太狠的对她

你跟她是很好的朋友

你有一点喜欢她

我这么做了

我并不是不介意

而只是我相信你

你和我之间经历的事

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

慢慢淡去

但我仍旧记得

你对我的好

离我们上次联系已经过了好久

我们就像相交的线

在刹那的重合后

就立刻分道扬镳

总有人说

我和你就像平行线

永不相交

但我却觉得平行线很美好

虽然永不相交

但永远能在身旁

一起前进

我们只是对方生命中的过客

我愿做你生命历程中的女二号

在你的身后默默地祝你幸福

我还有很多话想说

但就这样吧

愿时光将我们磨去棱角

除去伤人的刺

让我们忘记不愉快的事

在未来的重逢时

能从容的说一句

好久不见